沈一贯
沈一贯是鄞县(今浙江宁波鄞州)人。隆庆二年(1568年)沈一贯38岁,科举考试中考中成为三甲进士136名,当选庶吉士,不久授予他检讨的官职。 明例在二甲36名后成为首辅的很少,但沈一贯做到了。万历二年(1574年),出任会试同考官,之后历任翰林院编修、日讲官兼经筵讲官。因关于忠孝的言论使张居正认为沈一贯在讽刺自己,长期被闲置不用。张居正死后改任左春坊左中允兼翰林院编修,历任侍读学士、右春坊右谕德、吏部左侍郎兼侍读学士,加太子宾客。 万历十二年(1584年),升作詹事府少詹事,兼翰林院侍读学士,教习庶吉士,为郭正域师。万历二十二年(1594年),皇帝重新任命沈一贯为南京礼部尚书,不久后又让他成为正史副总裁,协理詹事府,但沈一贯并未赴任。

年历表

沈一贯(15311615)字肩吾,又字不疑、子唯,号龙江,又号蛟门。鄞县(今浙江宁波)人。明朝万历年间首辅及诗人。

隆庆二年(1568),成三甲进士,选庶吉士,不久授职检讨。

万历二年(1574),出任会试同考官,之后历任翰林院编修、日讲官兼经筵讲官、左春坊左中允兼翰林院编修、侍读学士、右春坊右谕德、吏部左侍郎兼侍读学士,加太子宾客。

万历十二年(1584),升作詹事府少詹事,兼翰林院侍读学士,教习庶吉士,为郭正域师。

万历二十二年(1594),出任南京礼部尚书。

万历二十二年(1594),出任南京礼部尚书、正史副总裁;协理詹事府,但未赴任。

万历二十三年(1595),入内阁,参与机务。

万历二十九年(1601)十一月,成为当朝首辅。

张居正主政时,与张多有不合,长期被闲置不用。张居正去位,经廷臣举荐,沈一贯升东阁大学士,始入阁参预明廷机务。史载“一贯之入阁也,辅政十有三年,当国者四年,枝柱清议,论者丑之”。

当时万历帝长期称病疏于朝纲,大权遂旁落沈一贯手中。沈一贯网罗朋党,大力排除异己。沈一贯执政后期,楚太子狱、妖书案、辛亥京察案三事均与他有直接关系,故而-者甚众。

万历32年(1605)考察京官(京察)时庇护同党打压异议而引公愤,因势利导,告病请退。

不久召启用,封晋太子太保兼少师,不久再次受到-,遂以愈七十高龄托病辞官,归乡杜门不出十年之久,整日埋头诗书著述,于八十四岁去世。卒,赐太傅,谥文恭。

经历

隆庆二年(1568),成三甲进士,选庶吉士,不久授职检讨。万历二年(1574),出任会试同考官,之后历任翰林院编修、日讲官兼经筵讲官、左春坊左中允兼翰林院编修、侍读学士、右春坊右谕德、吏部左侍郎兼侍读学士,加太子宾客。万历十二年(1584),升作詹事府少詹事,兼翰林院侍读学士,教习庶吉士,为郭正域师。万历二十二年(1594),出任南京礼部尚书。万历二十二年(1594),出任南京礼部尚书、正史副总裁;协理詹事府,但未赴任。万历二十三年(1595),入内阁,参与机务。万历二十九年(1601)十一月,成为当朝首辅。张居正主政时,与张多有不合,长期被闲置不用。张居正去位,经廷臣举荐,沈一贯升东阁大学士,始入阁参预明廷机务。史载“一贯之入阁也,辅政十有三年,当国者四年,枝柱清议,论者丑之”。当时万历帝长期称病疏于朝纲,大权遂旁落沈一贯手中。沈一贯网罗朋党,大力排除异己。沈一贯执政后期,楚太子狱、妖书案、辛亥京察案三事均与他有直接关系,故而弹劾者甚众。万历32年(1605)考察京官(京察)时庇护同党打压异议而引公愤,因势利导,告病请退。不久召启用,封晋太子太保兼少师,不久再次受到弹劾,遂以愈七十高龄托病辞官,归乡杜门不出十年之久,整日埋头诗书著述,于八十四岁去世。卒,赐太傅,谥文恭。

立储之争

明神宗长久未能确认太子人选,十余年间立储之事争谏不绝。直到皇长子年满十八,到了婚冠的年龄,时任内阁大学士的沈一贯上疏,收到立竿见影的奇效。沈疏中“多子多孙”苦劝明神宗早立太子,神宗遂诏将行册立太子礼,立长子朱常洛为太子。郑贵妃因此与明神宗闹翻,使明神宗动摇,又借口“典礼未备”,要改期册立太子。此时,沈一贯即将明神宗手诏封还,坚决不同意册立改期。明神宗遂下定决心,于十月十五正式册立朱常洛为太子,封朱常洵为福王。

矿税之祸

万历中,苛捐杂税,矿税尤甚。税吏趁机横征暴敛,民间怨声载道。史载,万历三十年(16022月,万历帝突然染疾,急召首辅沈一贯和诸内阁大学士到启祥宫后殿西暖阁议事。万历帝说:我已病重,在位已久,已没有什么憾事了。我将太子托付给你,要尽力辅佐。初设矿税矿监,实出不得已,因京城大殿未能完工。现工程可以叫停,矿监也可统统召回。万历帝言毕,沈一贯即恸哭,太后、太子、诸王群臣都哭了起来。沈一贯遂立马拟旨。当夜,群臣都在宫中通宵议拟。第二天,万历帝身体有所恢复,不料醒来便令太监急召沈一贯,要追回谕旨。太监至沈一贯处道明原委,几位大臣均不信,说天子无戏言,沈一贯亦不解犹豫,迟迟没有反应。结果追缴圣谕的太监来了一拨又一拨,前后共计20余人次。太监甚至磕头都出了血,迫切要沈一贯交出圣旨。沈一贯无奈,只好交还。司礼太监田义曾据理力争,认为此圣旨不可交回,触怒万历帝。万历帝甚至气得抽剑要处决田义。田义仍持论不畏,此时正巧太监急匆匆从沈一贯处送回圣旨。日后,田义遇沈一贯即啐:相公稍持之,矿税撤矣,何怯也!(相公你要是稍稍再坚持一会,矿税就能撤销,为何如此胆怯!)结果,终万历朝,矿税之弊不能除,积害很深。

妖书谜案

申时行去职,沈鲤与沈一贯同入内阁。申时行退而不休,短信一封寄予沈一贯,寥寥几字:“蓝面贼来矣,盾备之!”(沈鲤面色青黑,故被称为蓝面贼)。沈一贯上台果然与沈鲤处处不合。时有知情士人(时匿名,后传为赵士祯所作)刊刻有《续忧危竑议》揭帖,其中明列奸贤,抨击弊政,广为传布,是为“妖书”。此书触怒万历帝,遂下令戒严并穷搜作者。时内阁仅三人:首辅沈一贯,次辅朱赓、沈鲤。沈一贯和朱赓均被列名于妖书中,而沈鲤却榜上无名,遂怀疑妖书为沈鲤一手炮制。郭正域为沈鲤得意门生,又与沈一贯派系有前嫌,遂亦被列为怀疑打击对象。沈一贯联合钱梦皋,弹劾沈鲤和郭正域,引发大狱。郭正域被诏捕,沈鲤被搜家,随后又牵出僧人达观和医生沈令誉。达观和沈令誉均遭严刑拷打,达观致死,但仍未能如沈一贯所愿给郭正域等人定罪。郭正域亦得时漕运总督李三才出手相救,方才保住性命。当时多人纷纷冒出搅局,如锦衣卫都督王之祯等揭发周嘉庆,使案情复杂化。因审讯庞杂致使拖延,明神宗震怒,人人求自保。遂寻得举子皦生光,屈打成招,草草结案,皦被凌迟处死。后来沈一贯去位前仍不死心,利用派系关系,将沈鲤和李三才弹劾下野。

群党之争

明朝中期党争剧烈,有名有势的大党有阉党,浙党和东林党,沈一贯即是浙党(或“齐楚浙党”)的领袖人物。万历二十七年(1599),己亥京察,北察主计人时吏部尚书李戴秉即在沈一贯授意下大力打击政敌。万历三十二年(1604年),吏部郎中顾宪成触怒万历帝而遭革职,遂与高攀龙、钱一本等士人在老家无锡东林书院讲学,常评议朝政褒贬人物,形成政治势力,世称东林党。同时有宦官集团,网眼遍布朝野,世称阉党。与此同时,沈一贯大权在握,遂纠结京师的浙江籍官僚,形成浙党,与东林党争锋相对,又与阉党时相唱和。时有小派系,一为以官应震、吴亮嗣等为领导人物的“楚党”,一为以山东籍官僚为主的,称“齐党”,楚党与齐党常依附于浙党,合称作“齐楚浙党”。另有同以地缘关系结成的“宣党”和“昆党”。诸党相互攻讦,相互算计坑害,互不相让,致使党争绵延数十年,朝野不得安宁。万历三十三年(1605)东林党人时吏部侍郎杨时乔主持京察,借机打击浙党,与左都御史温纯等弹劾钱梦皋,钱遭谪贬,引起浙党记恨。沈一贯上书明神宗,极陈考察不公,请求降旨让钱梦皋等人官复原职。补缺郎中刘元珍上疏再力劾钱梦皋,疏中旁击沈一贯。明神宗让群臣商议,沈一贯及党羽立奏,言不廷杖刘元珍,公议不可息”。刘元珍遂遭廷杖,此后钱梦皋等留用,贬刘元珍一秩(十年)并充边。吏部员外郎贺灿然、南京御史朱吾弼等继上疏,意京察因沈未能奏效。兵部主事庞时雍上疏陈沈一贯罪状。明神宗大怒,贬庞时雍、贺灿然和刘元珍三秩充边。御史侯庆远、李冉等人欲救,明神宗再将刘元珍等削籍除名,并免钱梦皋等人职,留沈一贯为内阁首辅。此次党争遂以沈氏的全面获胜而终。万历三十四年(1606),南京吏部给事中陈良训、御史孙居相再次上疏弹劾沈一贯。是谓京察之争沈一贯去职后,党争仍不息止,京察一事一闹再闹。万历四十五年(1617),浙党官员掌管京察,大肆打击陷害东林党人。万历四十八年(1620),移宫案爆发,东林党人杨涟左光斗等因护驾有功,被重新启用。天启三年(1623),东林党官员主持京察时,又大力反击,驱逐齐楚浙党人士。

著作

沈一贯有《啄鸣集》传世。另有《易学》十二卷,《敬事草》十九卷,收录《四库全书总目》中。

诗文

沈一贯是当时著名诗人沈明臣的从子,诗学受他的教益很大。陈田《明诗纪事》中说:“鄞县相业不足言。少师事沈明臣……又与黎惟敬、欧损伯辈往还,故诗笔颇擅丽藻。”他在当时以作诗多有佳句,其文结构精美著称,人称“句章公”。游东钱湖:晴湖如镜近人开,十里寒光照影来。铁苗一声秋月晓,素琴三叠晚云哀。冰生蕙渚鱼初蛰,云覆松房鹤未回。小笠长蓑谁共钓,西风杖履自登台。沈氏佛学造诣亦深,作诗亦常融入禅理,亦留有不少佛教题材的诗。礼洛迦:积水中开梵帝宫,孤帆远引列仙风。始知四大浮空住,别有三天护法雄。肃拜圣仪明灭里,回看人世有无中。殷雷频吼潮音洞,何处西方更发蒙。